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市场分析 >

加快形成双循环新格局确保国际收支健康可持续发展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1-24

  涂永红 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、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、财金学院教授

  从国家外汇局近期公布的2021年半年度国际收支报告看,中国国际收支状况良好,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收支实现双顺差,处于合理均衡区间;官方储备充裕,对外净资产稳健增长,抵御外部冲击和风险的能力增强。目前中国国际收支具有以下四大优势:

  一是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。中国经常账户顺差1227 亿美元,与国内生产总值(GDP)之比为1.5%,低于国际社会公认的3%的国际收支失衡水平,处于合理均衡区间。根据内外均衡理论,国际收支平衡是国内经济平衡的一面镜子,国际收支平衡反映的是国内供求平衡,反之亦然。面对新冠疫情冲击,国际经济环境和外部需求发生了巨大变化,危及产业链、供应链稳定性,中国审时度势及时调整经济发展策略,加快形成双循环新格局。运用稳健的货币政策控制通货膨胀,配合积极的财政政策大力支持中小微企业,稳定生产和就业,使得国内供求基本平衡,通货膨胀和失业率都处于正常水平,为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创造了必要条件。

  二是贸易收支大幅增长,贸易结构不断优化。自新冠疫情以来,中国立足国内市场,深耕细作国际市场,以自贸区为出口和试验田,大力推动贸易便利化,以进博会、服贸会为契机,拓宽贸易渠道。2021年上半年,欧美国家经济强劲复苏,中国外部需求增加,拉动进出口贸易高速增长。其中,货物贸易出口14564亿美元,同比增长37%,进口12182亿美元,增长36%;服务贸易收入1491亿美元,同比增长35%;支出1996亿美元,增长7%。

  可喜的是,产业升级促使贸易结构优化。突出表现为计算机与通信技术、电子技术和生命科学技术等高附加值商品出口增加;运输服务贸易占全球运输服务贸易的比重提升至8%,首次超过美国居全球首位;知识产权出口额从1997年的不足10亿美元,上升至2020年的463亿美元,占同期国际服务贸易总额的8%,与全球水平相当。国际收支结构的变化表明,中国经济已迈入创新驱动阶段,开启了“中国制造”和“中国创造”双轮驱动的新征程。

  三是资本账户交易活跃,资本跨境双向流动规模不断扩大,流出入大体均衡。由于中国率先控制住新冠疫情,展现出强大的发展韧性和良好的经济增长前景,能够在发达国家实行零利率或负利率政策时维持正常的货币政策,人民币利率高于其他主要货币,而且人民币汇率相对平稳,人民币资产的综合收益率较高,具有明显的国际竞争力,因此2021年上半年中国吸引了各类外资4428 亿美元,同比增长1.7 倍。

  与此同时,中国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,多措并举推动金融高水平开放,建设上海全球金融中心,促进金融资源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优化配置,境内主体对外各类投资4140 亿美元,同比增长1.1 倍,提高了经济金融整体效率。总体上看,中国资本流入大于资本流出,资本账户收支顺差约280亿美元。直接投资比重最大,上半年外国直接投资1770亿美元,对外直接投资557亿美元,直接投资带动中国技术进步、劳务和商品出口、稳定产业链供应链的溢出效应逐渐增强,为未来中国贸易的稳健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四是国际资产稳步增长,外汇储备充裕,抵御外部冲击和抗风险能力增强。2021年上半年,中国国际资产90278亿美元,同比增长14.9%。其中,规模最大的是官方储备资产,金额3.35万亿美元,占比37%。紧随其后的是直接投资和对外贷款,占比为27%和24%。超过9万亿美元的国际资产,足以为中国应对国际金融危机、自然灾害、生物风险提供资金保障,增强了中国经济稳健发展的能力。

  首先,贸易集中度较高,存在不确定性风险。中国超过60%的货物贸易集中在东盟、欧盟、美国、日本,76%的服务出口贸易集中在十大贸易伙伴国,一旦这些国家或地区的对华政策或者国内经济政策发生重大变化,例如出现双边贸易摩擦或经济下滑,中国的贸易收支就会恶化,甚至出现贸易逆差。

  其次,贸易发展不均衡,服务贸易缺乏竞争力。2021 年上半年,中国服务贸易收支总额3487亿美元,仅占货物贸易的13%,而且还有505亿美元的逆差。与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服务贸易产品不够丰富,质量和效率较差,国际竞争力较弱。除加工贸易、维修和其他商务等传统低附加值服务贸易有顺差外,知识产权、保险等高端服务贸易都是逆差。上半年服务贸易逆差收窄的主要原因是旅游支出减少,如果新冠疫情形势好转,中国重新开放出国旅游,服务贸易逆差就会大幅增加。

  第三,国际资产的收益率较低,投资组合有待优化。2021 年上半年,外国人来华投资获得收益2170 亿美元,总体收益率6.4%,而中国对外投资获得收益1453亿美元,总体收益率只有3.3%。导致中国国际资产收益率不高的原因在于资产结构。由于官方储备资产占比较大,官方储备资产对流动性和安全性要求较高,因此收益相对较低。今年上半年全球流动性持续宽松,主要国际金融市场股价普遍大幅上涨,尽管中国增加了对外证券投资,一季度净流出724 亿美元,创下历史新高,但是中国股权投资在国际资产中只占7.7%,与外国在华股权投资占其资产总额的19.2%相比仍然偏低,无法从这轮全球股票牛市中获得更多的收益。

  为了加快形成双循环新格局,确保国际收支健康可持续发展,中国应扬长避短,做好以下工作:

  促进贸易均衡发展,推动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化、数字化方向转型,继续夯实贸易优势。推进“一带一路”高质量建设,拓展新的贸易空间。大力发展服务业,重点是航运、知识产权、金融服务贸易,培育服务贸易新的增长极。

  加强国际资产管理。发挥中国高储蓄率、上海全球金融中心的优势,优化国际资产结构,适当增加股权投资比重,提高对外投资总体收益率。

  提高民营经济的国际竞争力。适应国外经济制度和市场环境要求,着力培育一批身怀绝技的民营跨国公司,使其成为组织贸易、链接国内外产业、国际产能合作、投资并购的生力军。

  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。加强与美国、欧盟的货币政策协调,稳步提升人民币资产吸引力,实现资本账户基本平衡。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机制,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和基本稳定,充分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的“自动稳定器”作用。(责任编辑:王鑫)